南漳水镜论坛

小黑狗多利与野狗军团

2009-5-13 11:13 3771 8

[复制链接]
阿凯 发表于 2009-4-21 10:52 |阅读模式

阿凯 1#

2009-4-21 10:52

小黑狗多利与野狗军团
­
1
­
天边的火烧云如此绚丽,小黑狗多利却不懂得欣赏。在林场杨老头坟前呆坐了三天三夜的他,现在正在为怎么填饱肚子发愁。
­
“汪汪!”这是小黑狗多利最后一次向杨老头告别,他一步三回头的在夕阳下走回林场,从他眼角中流出了悲伤的眼泪。不,只是因为山上的风大,沙子迷进了眼睛,小黑狗多利知道自己是个坚强的孩子。
­
杨老头守了几十年的山林,始终孤孤单单一个人,死的时候也只有小黑狗多利陪着。他就葬在林场后的山上,光秃秃的一个坟,连个碑都没有。小黑狗多利决定只要一有空就来坟前给杨老头讲故事,因为活着的时候杨老头经常给他讲故事。
­
不过现在,最关键的还是填饱肚子。三天三夜没吃饭的小黑狗多利饿得都快不行了,他还记得藏在林场小屋院子里的肉骨头。那可是美味儿,一想到就流口水。
­
快接近林场小屋的时候,小黑狗发现屋内有人,本能的他警觉地放慢了脚步,静俏俏地接近。如果是贼,多利锋利的牙齿绝对不会放过。
­
从林场小屋里传出一个年轻人的声音:“真倒霉!杨老头死了,偏偏把我调来看守这片林场,这么大的林子,多无聊啊!听说狗肉挺好吃,杨老头好象养着一条小狗,等下把它宰了,做狗肉火锅……”
­
后面的话语小黑狗根本就没听清楚,前面的话已经够让他震撼的了,现在说他是一条丧家犬也不为过,反正这条狗心里充满了恐惧,落荒似地逃跑。小黑狗多利对这年轻人下不了口,因为只要是认识杨老头的人他都会充满敬意。如果是贼,你就会从小黑狗多利的眼睛里看出勇敢,他会奋不顾身地扑上去撕咬。
­
­
月牙挂上了天空,星星也在一眨一眨地看着大地。它们看见小黑狗似乎忘记了饥饿,飞快跑出了林场,跑进了山下十几里之外的小镇。
­

­
饿!小黑狗多利现在就只有一个感觉,那就是饿!停在一个水池旁边的他,咕噜咕噜灌了好大一肚子水但还是饿。
­
黑暗的小镇到处都是家的灯火,这些温暖的光线却显得那么冷淡,小黑狗多利想起了和杨老头的夜晚。杨老头吃什么,总会分给小黑狗多利一份。喂他的时候,还会摸着小黑狗多利的头说:“多利多利,大吉大利!”或许小黑狗多利的名字就是这么来的吧!杨老头的眼睛看着多利时,总会露出慈祥的光芒。家的感觉实在是很温暖,回忆却变成了遥不可及的东西。小黑狗多利伸着狗舌头,羡慕地看着小镇上一家家的灯光。
­
黑暗中的小黑狗多利翘着尾巴,随着思绪游走,他也不知道去往什么地方,走到那里算那里吧,反正林场是再也回不去了。多利正在走神,一下子撞到了一个肉团上,感觉软软的好象里面还有骨头,原来是同类。
­
“唉呦!谁他妈走路不长眼睛啊?不晓得我野狗军团军师的大名?得罪了野狗军团有你好受!”一条胖胖的大尾巴狗,狐假虎威地出现在小黑狗多利面前。“算了,今天本大爷我高兴!正要赶去镇外乱坟岗,参加野狗军团聚餐,听说老大从镇上餐馆搞回来一条大猪蹄,嘿嘿,好长时间没啃骨头了!正馋得要命!你快滚吧!别让我在镇上再见到你!”这条号称野狗军团军师的大尾巴狗,说完话后就一摇一摆地走了。
­
野狗军团?那是什么玩意儿?小黑狗多利在心里不明不白地想着。
­
饿着肚子的小黑狗,找了一颗大树躺下就睡着了。虽然他的肚子还是很饿,但是疲惫的多利还是一躺下就睡得好香好香。
­
3
­
“死小子,快起来!”
­
“你看他睡得嘴角都在微笑呢!”
­
“嘿嘿,恐怕再怎么也笑不长了吧!”
­
“起来,还睡!”
……
­
昏昏沉沉的小黑狗多利,在梦中见到了离开人世的杨老头,正在享受杨老头的抚摩呢!却被一阵吵闹声惊醒。懵懵懂懂的多利睁开了眼睛,发现四周站满了野狗,他们有的正在嘲笑,有的冷冷地站着看热闹,有的嘴角流着好像永远流不完的口水,有的已经看不出本来毛色,浑身脏兮兮地引来了无数飞舞的苍蝇。
­
“我们是野狗军团!你小子还不起来参拜!”那条见过的大尾巴狗猛的在小黑狗屁股上咬了一口,小黑狗多利一蹦三尺多高,马上从地上爬了起来。
­
“嘿嘿,老大!”大尾巴狗献媚地对着一条脸上有刀疤,尾巴短了一节的大狼狗说,“这小子不是镇上的,昨天晚上我有见过他!”
­
刀疤大狼狗走到了小黑狗多利面前,低下了头,从他眼睛里蹦出了让人胆寒的光芒,嘴里哈出的气体也热热地喷了多利一脸。“想不想加入野狗军团?”刀疤大狼狗说,“加入野狗军团就有肉吃,有骨头啃!”
­
小黑狗多利现在才发现肚子又开始“咕咕”叫,这一切对他来说太惊奇了,竟然有人能够提供食物,多利别提有多高兴啦!他连忙天真地答应,发出“汪汪”的叫喊。
­
刀疤大狼狗得意地笑了,在他眼中有一闪而过阴谋得逞的狡诈光芒。
­
4
­
哪儿有什么肉和骨头,有的只是烂菜叶儿,但是小黑狗多利还是狼吞虎咽地吃了下去。他已经有三四天没吃东西了,见到什么都觉得好吃。
­
吃完饭后,刀疤大狼狗将多利带到镇上一家餐馆面前。“吃了我的东西,你得帮我个忙!”刀疤大狼狗说,“这家餐馆昨天我来过,抢出来好大一条猪蹄,那味道实在是太好吃了!没办法,我们军团里都是些身材比较高大的狗,今天正门是进不去了,但下水道还可以钻,你就从这里进去替我们再拿一条猪蹄回来吧!”
­
小黑狗多利那里见过这种架势,面对凶神恶煞的刀疤大狼狗,他只能哆嗦着说:“这,那里是拿啊?我,我不会偷东西!”
­
恶狠狠的大狼狗马上逼近多利眼前,锋利的牙齿甚至都快咬到了小黑狗的脖子。“你再不去,我就咬断你的脖子!”面对强大的刀疤大狼狗,多利害怕了,他退缩了,连忙萎缩着小小的身子,钻进了下水道。
­
穿过昏暗而又恶臭的下水道,小黑狗多利来到了餐馆里的厨房,他看见案台上有大猪蹄,还有猪排骨,他小心翼翼地爬行着,生怕有人发现自己这个小偷。
­
内心中有说不出的辛酸和痛苦,无言的苦涩,并不能阻挡多利麻木而又呆板的行动。面对不去偷就要死的威胁,小黑狗多利只能昧着良心做不愿做的事情。他一步步接近案台,猪蹄就快拿到手了,就差那么一点点。
­
“哎呀!一条野狗!”
­
野狗?是在说我么?多利心中“咣当”一声跳了一下,原来他已经在别人眼中沦落成了一条野狗。
­
“快打啊!打啊!它好象是来厨房里偷猪肉的!”
­
一阵阵棍棒敲打在小黑狗多利的身体上,里面有锅铲还有厨房里的拖把,任何东西打在多利的身上都是火辣辣的痛。多利甚至想到可能要到天上去见杨老头了,但这样的自己死了以后能上天么?小黑狗多利忽然一阵哆嗦,恢复了求生欲望,在没偷到猪蹄的情况下,钻出了下水道。
­
5
­
野狗军团是一群可怜到可恶的野狗组成的犯罪团伙,在偷抢不到食物时,他们只能分工去镇上大大小小的垃圾筒里找食物,如果垃圾里发现有肉和骨头,必须上交给老大刀疤大狼狗享受,只有他吃过,下面的野狗才有得吃。如果没有肉和骨头,或者刀疤大狼狗将肉和骨头全吃完了,那些野狗们就只能吃别人倒在垃圾堆里的残羹剩饭。
­
对于小黑狗多利没偷回猪蹄,刀疤大狼狗到很网开一面,因为这是第一次尝试,容许失败。小黑狗多利吃着同伴们找回来的残羹剩饭时,悲哀地流下了眼泪。
­
“哭,哭什么哭!”军师大尾巴狗拍了拍多利的头,“现在你算是正式加入了野狗军团,过几天做几件漂亮的事来,让老大高兴!”大尾巴狗说完,低下头乐呵呵的吃起他面前的那份垃圾食物来。
­
看着眼前的这一切,小黑狗多利忽然怨恨起天地起来。或许,他更多的是怨恨自己吧!怨恨自己居然麻木的接受了眼前的这一切。
­
面前的那份残羹剩饭,虽然不怎么好看,但小黑狗多利还是一口一口吃下了肚儿。
­
6
­
镇上的那家餐馆,在经历了刀疤大狼狗的抢夺大猪蹄,以及多利小黑狗的偷窃未遂后,就将下水道给封死了。这也不算什么,镇子这么大,又不是只有这家餐馆里有肉骨头。
­
小黑狗多利彻底沦为了野狗军团里一条疯狂的野狗,四下做案将好多家餐馆里的肉骨头都偷了出来。这还不过瘾,这群犯罪团伙还跑到镇外,将农民家的鸡也偷出来吃。
­
或许偷鸡的小黑狗多利可以改名叫黄鼠狼,因为他偷起鸡来甚至比黄鼠狼还厉害。但是,在多利的内心深处还是非常厌恶这些所做作为的,不过他身不由己,如果不继续偷窃,就可能被野狗军团领袖刀疤大狼狗咬断脖子。
­
这天晚上,野狗军团在镇外乱坟岗上聚会,大狼狗正在发言:“很好!我现在封小黑狗多利为野狗军团大将军!”野狗们纷纷发出庆祝的嚎叫,听起来甚至比狼叫还惨烈。“大家欢呼吧!今晚的肉骨头都是我们邪恶的大将军搞来的,请大家尽情享受!”
­
小黑狗多利眼睛里散发着野兽般的光芒,他抬起了头,看见了圆圆的月亮。多利还记得从林场仓皇逃跑的那天天空只有月牙,转眼间都过去好长时间了,他已经奇迹般的在一群野狗中生存了下来。
­
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,在一群野狗喧闹的夜晚里,小黑狗多利忽然觉得自己有一种深深的孤独,就这么盘旋在心头之上,久久不能释怀,久久不愿飘散。
­
就这样昧着良心做野狗军团大将军几个月后,小黑狗多利终于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。
­
7
­
那是一个下雪的午后,整个镇子白茫茫一片,野狗们全都懒得动,统统躲在桥洞里萎缩着身子相互取暖。那些去翻找垃圾食物的家伙,开始哭爹喊娘,磨磨蹭蹭咒着天气不愿出发,在野狗军团领袖刀疤大狼狗一个恶狠狠的眼神丢过去后,他们就非常害怕地夹着尾巴跑了出去,去做该做的事了。
­
因为是野狗军团里的大将军,小黑狗多利享受着特殊待遇,总共有五条毛发还算干净的野狗围在他身边,用身体散发的温度给他温暖。多利这个时候站了起来,坚定地走到了刀疤大狼狗面前。
­
“我要离开!”小黑狗多利说。
­
“很好!你想去工作了就去吧!”刀疤大狼狗懒洋洋地说,冬天一到,他浑身就没劲,“我现在有点想吃肉骨头了!”
­
“我是说,我要离开这里,再也不回来了!”小黑狗多利说。
­
刀疤大狼狗一下子竖起了耳朵,并且也站了起来:“你是说真的么?再说一遍!”他的獠牙露了出来,谁要敢反抗军团领袖的意志,就必须给予惩罚。
­
小黑狗多利可是经过了好几个月的考虑,他坚定地回答:“就算是死,我也要走,离开这个鬼地方,再也不去偷去抢!”一下子,所有的野狗都站了起来,全都恶狠狠地盯着小黑狗的脖子。桥洞里安静的可怕。
­
“嘿嘿!”刀疤大狼狗添了添舌头,“很好,我给你这个机会,不过你要和我决斗!赢了我你就可以走。”
­
小黑狗多利坚定地点了点头,或许这是一条不归路,他非常清楚这样做的可怕后果。
­
8
­
在镇外的一块空地上,野狗们围了好大一个圈圈,里面站着刀疤大狼狗和小黑狗多利。
­
论双方的实力,就算两个小黑狗加起来,也不可能是刀疤大狼狗的对手。大狼狗正当壮年,天天吃的不是肉就是骨头,有着强壮的身体。多利因为天天要钻下水道,一看就比较瘦小,显得营养不良的样子。这是一场势力悬殊的决斗,小黑狗多利一站在决斗圈里,就成了刀疤大狼狗的玩物。
­
绝对不能退缩,小黑狗多利深深明白这一点,就是因为一开始的胆小,才会被别人利用。小黑狗为了捍卫自己的良心,坚强的决定用一种勇敢的方式去挑战一切,就算是失去生命也要赢得尊严。
­
大狼狗扑过来了,跑过的地方卷起了一阵劲风,带起白色雪沫飘散在空中。小黑狗也扑了上去,就像雪地里一道黑色闪电,射向大狼狗的方向。两条狗撕杀在一起,激烈的搏斗正在进行,一阵阵热气从狗嘴里喘出。对于小黑狗多利来说,这是生死攸关的决斗。但对于刀疤大狼狗来说,这可能只是冬天里舒展筋骨的热身活动。
­
刀疤大狼狗开始动真格的了,一下子就咬在了小黑狗多利的脖子上,他炫耀地站在雪地中央,威武地巡视着自己军团里的野狗成员。
­
野狗们又开始嚎叫,声音被凄烈的北风传到大地上每一个角落。
­
因为不能说话,刀疤大狼狗一摆头,将小黑狗多利先扔在了雪地里。“等下大家把他吃了吧!这就是反抗我的惩罚!”同类相食的事件,在这群可恶的野狗里好象是很正常的事情,野狗们又开始欢喜地嚎叫。
­
“砰!”远方传来一声枪响,子弹穿透了刀疤大狼狗的头颅,他倒地不起。
­
这群野狗还在发愣,“砰,砰,砰”远方又传来好几声枪响,又有几只狗倒地。原来这群野狗做的坏事太多了,镇子上的人自发的组织打狗队,分发了猎枪要在冬天将这群野狗一网打尽。
­
野狗军团的野狗们,逃的逃散的散,很快就没了踪影,而打狗队的人也四下的追去好远。
­
小黑狗多利醒来后,才发现自己没死,脖子上的伤口咬得不太深,现在已经凝固。多利他坚强的站起身,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。是的,他要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。
­
9
­
劫后余生的感觉多么美妙,生命存在于自己身体里的感觉更加美好,小黑狗多利又恢复了自由身,他坚强的在天地间走着,一边走一边在雪地里打滚,一是为了洗掉身上的血腥与邪恶,二是实在太高兴了!多利掩饰不住离开野狗军团内心中的喜悦。
­
就这么走啊走,从冬天一直走到春天,饿了小黑狗多利就乖巧的敲路边人家的门,总会有好心人拿来饭菜,喂这个赶路的狗吃饱的。渴了要么吃口雪,要么喝口山泉,会从喉咙一直凉爽到心里。
­
小黑狗多利回到过杨老头的坟前,告诉了他一切,为曾经做过的事情忏悔,在他心中一直相信杨老头会原谅他的。
­
春天里的小黑狗多利,已经长出了一身健康油亮的黑皮毛,伤口也渐渐康复,他很爱干净,虽然溪水很冰冷,但多利一有空还是会下去洗掉身上的污垢。
­
这天,温暖的阳光普照大地,小黑狗多利懒洋洋地躺在路边晒着太阳,要是每天都能如此惬意多好!多利他不知道去往哪里,他只是走啊走,该找个地方落脚了。
­
一个父亲牵着三岁的儿子路过,那个小孩一眼就看到了多利:“爸爸,这条黑狗狗好漂亮啊!油黑黑的皮毛,好可爱哦!”父亲紧拉了儿子的手:“别过去,那条大黑狗可能会咬你的!”
­
黑狗多利盯着小孩,这才发现自己已经长大了,不再是小黑狗了,他已经变成大黑狗。
     
友善地亲切地走上前去,多利他摇着尾巴,围着小孩子和父亲转着圈圈,从他眼睛里流露出慈善的友好的光芒。“哇,好可爱!爸爸,我想把它牵回家养!”
­
父亲盯着大黑狗多利看了好半天,确定它没有敌意后这才答应了儿子,他们将多利带回家中。多利从此就又有了一个家啦!杨老头在天上看着也会发出温暖的祝福的微笑吧!
­
在这家人的院子里,种着几颗橘子花树。春天已经到了,满树的橘子花散发着醉人的芬芳!

评分

参与人数 1积分 +2 收起 理由
秦家女儿湘 + 2 支持原创!

查看全部评分

全部回复9

阿凯 发表于 2009-4-24 23:01

阿凯 2#

2009-4-24 23:01

自我评论:
这篇童话我想尝试通篇悲伤,最后才美好!其实这篇文章影射那些从小失去父母,或者离家出走的孩子,在外面变坏,身不由己的感觉!

写的比较残酷,违背了童话美好的原则吧,写的不好,还请看过的朋友们多多指正!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秦家女儿湘 发表于 2009-4-25 12:31

秦家女儿湘 3#

2009-4-25 12:31

我仔细看了,心里堵堵的,不知为什么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阿凯 发表于 2009-4-25 17:22

阿凯 4#

2009-4-25 17:22

原帖由 秦家女儿湘 于 2009-4-25 12:31 发表
我仔细看了,心里堵堵的,不知为什么。

您能看完,万分感激!! 这篇不出彩,写了那么长,一种如此风格的尝试,算是失败,谢谢!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秦家女儿湘 发表于 2009-4-26 11:36

秦家女儿湘 5#

2009-4-26 11:36

文字朴素干净,情节婉转曲折这自然是楼主一贯的风格,就不多说了。用童话书写自己的忧伤也只有楼主这样有才的人才能做到,我真的很羡慕。
佩服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明月小楼 发表于 2009-4-27 00:13

明月小楼 6#

2009-4-27 00:13

个别地方转折有些唐突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阿凯 发表于 2009-4-27 00:44

阿凯 7#

2009-4-27 00:44

感谢斑竹与明月小楼的指正!

我会好好检查,然后进行修改,谢谢你们!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青青路边草 发表于 2009-5-13 10:23

青青路边草 8#

2009-5-13 10:23

我过细的拜读了一下。整体内容不错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阿凯 发表于 2009-5-13 11:13

阿凯 9#

2009-5-13 11:13

原帖由 青青路边草 于 2009-5-13 10:23 发表
我过细的拜读了一下。整体内容不错。

这篇童话有很多不足的地方,还请多开贵口,多多指点,阿凯感激不尽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返回列表 本版积分规则

用户组 : 优秀市民
邮   箱 :zk-18@hotmail.com
手   机 :未填写
Q   Q : 未填写
性别 : 就不告诉你
主页 :未填写
个人介绍 :未填写

主题

帖子

积分319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