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1844|回复: 0

白乌鸦的忧伤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09-5-22 02:2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木木今天失业,回到家的他,开了一瓶红酒,对着老婆四横说:“我休假啦!”

“休假有什么好说的?还不是过完了双休日,又得去上班?”

木木摇摇头,嘴角笑了笑,将倒了半杯子的红酒递到老婆手中:“老婆大人啊!我休得是长假!嗯,刚刚完成了一批大单,老板开恩,这不,我能陪你去凤凰古镇游玩了!”

“真的?”木木的老婆四横睁大了眼睛,美梦终于实现,心中有说不出的欢喜。

还没结婚的那些时日,这两个人就一起讨论过要去哪里游玩,共有三个地方可供选择:敦煌莫高窟,四川九寨沟以及湘西凤凰古镇。最终,他们决定应该去凤凰古镇看看,据说那里的苗族异域风情很不错。

既然决定要去,那就得准备准备!这一准备就准备了一两年,准备到见到了双方的父母,准备到结了婚,蜜月就在周遍的小地方转了转,木木说是公司很需要他,离不开,他的工作就是第二生命,这让老婆四横吃够了苦头。

“凤凰古镇啊!”满怀着憧憬的心情,四横很快就将大包小包弄好,她和木木还没有怀孩子呢!再不由着性子玩玩,以后就没得机会了。

木木将杯中的红酒喝完,心中难免一阵惆怅,丢了工作的事千万不能告诉老婆啊?她要知道,说不定有离婚的危险还是让她开心开心,先骗骗她,旅游完了再说也不迟。

夫妻俩儿决定坐火车去凤凰古镇,也就十几个小时的路程,在火车上,木木发现了一件怪事。

有一只白色的乌鸦,一直在窗户外面飞着。

这只白色的乌鸦,一身雪白的羽毛,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着洁白的光芒。

“老婆!老婆!快来看怪鸟!”木木饶有兴致地对四横说。

四横伸出头,在窗外看了看,只有呼啸而过的电线竿:“哪有什么怪鸟?你竟瞎说!”

这可真是很奇怪的事儿,难道看见的白色乌鸦是幻象么?

火车马上就要经过隧道了,木木心安起来,过了这段长长的隧道,嘿嘿,这只乌鸦就应该消失了吧!

轰隆的声音穿过耳膜,产生了间接性的耳鸣,火车只要穿过隧道,乘客们都会有这种反应,耳鸣只要一恢复正常,也就又见着光亮了。

等等!那,那只白色的怪鸟怎么还在窗户外面?

木木惊奇地看着白色乌鸦飞翔的身影,他转过头想对老婆四横说,可是又怕她说自己是神经病,所以只好将话又咽了进去。

或许真是幻觉吧?木木索性不去看它了,反正马上就要天黑,想看也看不见。

天黑了!吃过晚饭,四横趴在木木身上睡觉。木木手里拿着一本书看在着,忽然,他感觉车厢里非常安静,耳朵里只有火车开动“咔嚓,咔嚓”的声音。这种静默让人害怕,木木合起书本一看,整个车厢里的人都陷入了深度睡眠,只有他一个人还清醒着。

“哇~~哇~~”

耳边传来奇怪的鸟叫,木木随声望去,那只跟随火车飞行的白色乌鸦,居然落到了窗户上,它正看到木木呢!

“请到白鸦国一游!请到白鸦国一游!”

这只白乌鸦让我去游玩啊!等等,它,它说得是人话?木木的下巴掉到了脖子上,他居然遇到了一只会说话的白乌鸦。

“哇~~哇~~”白乌鸦继续说,“请您一定去!”说完这话,白乌鸦展开了翅膀,飞出了窗户。

“喂!等等!要去我也不知道路啊?”

“来到凤凰古镇,自然会有路!”

白乌鸦说得话随风传来,最后那个路字听到时,风中的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。如果火车前进的速度是每小时七十公里,那么白乌鸦离去时的速度就应该是一百六十公里。想想就头皮发麻,一只能对旁人隐身,会说人话,而且飞得这么快的白乌鸦,到底要邀请木木去白鸦国干什么事?

说起来也怪,白乌鸦飞走后,车厢里沉睡的旅客又都清醒过来,他们打牌的打牌,唱歌的唱歌,热热闹闹的,就好象刚刚离奇的一幕根本就没发生过一样。

到了凤凰古镇,四横一直笑嘻嘻的,她脸上的笑纹好象是雕刻在上面一样,永远不会消失。

木木始终皱着眉头,他认为火车上遇见白乌鸦的事是一场梦。就当那是场梦好了。

水边的吊脚楼,苗族姑娘的兰花衣裳,处处都透着稀奇,木木和四横夫妻俩的相机一直“喀嚓,喀嚓”响。在照向有半边天露在外面的小木屋时,木木发现三只白乌鸦就落在屋檐上,他的相机也差点掉在了地上。

“横横,你,你看!”木木又一次让四横看白乌鸦。

“那里不是屋顶么!没有什么啊?”老婆的话让木木惊出了一身冷汗。

木木忽然想起,刚刚是有按过快门键的,为了让老婆四横相信,他将数码相机拿起,播放到了刚刚拍摄的画面,还好那三只白乌鸦就在屏幕上。

“哇!”四横一声大叫,“这些怪鸟是怎么回事啊?”

“不是怎么回事啊!我们是白乌鸦啊!白乌鸦!”

随着声音看过去,四横见到三只白乌鸦站在屋顶上。

“本来就只是邀请了尊贵的客人,你的丈夫,木木,尊贵的客人又邀请了你,所以,两位客人,请跟我们来吧!”

四横好奇地看了看老公木木,木木微笑着说:“昨天我不是让你看过么?那时你也看不见它们啊?”四横点点头,她到没有忘记昨天火车上的事。

现在的四横,脑子里装满了好奇,这三只白乌鸦到底要将木木和自己带到什么地方去呢?

穿过凤凰古镇的小巷,走在青石板路上,木木的思绪开始随着白乌鸦开始飞翔。走过有雾的街道,来到一个小码头,岸边停放的小船上站着高大的船夫,这个船夫混身上下包裹着黑衣,木木看过去,发觉船夫居然是一只高大的鸟人。

三只白乌鸦已经落在了船头,木木和四横不得不也登上船。小船开动了,向着河中心开过去。雾不知什么时候飘起来的,两米之外就已经雾气朦胧,一个巨大的旋涡正在河中间形成,木木和四横还来不及尖叫,就连船带人掉了下去。

“这,这是一个什么地方啊?”木木站起身,他摔在了厚厚的羽毛上,没有受伤。

“白鸦国啊白鸦国!”那三只白乌鸦又飞上了天空,齐声叫着。旁边的鸟人也站起身,它有狗熊那么大,只用一只手,就举起了刚刚乘坐的小船,然后一步步远去。

木木和四横正好奇呢!终于到白鸦国了,还有些什么事情等着他们呢?

三只白乌鸦其中的一只飞了下来,围着木木和四横夫妻转着圈圈,另外两只边飞走边叫:“哇~哇~!终于,终于可以举行首领的葬礼了!”

“等等!”木木惊讶地说,“你们说是葬礼?”

留下来的白乌鸦落在了木木的肩膀上,点了点头:“葬礼啊葬礼!他们说的是首领的葬礼!”

木木一个头变成了两个大,就连四横也是,他们齐声问:“难道你们邀请我们来这白鸦国,就是来参加葬礼的?”

白乌鸦又点了点头:“没办法啊没办法!首领的遗言就是,一定要找到木木,然后带他来参加葬礼,首领的灵魂才能升天!”

木木更奇怪了:“可为什么不是别人,而是我?”

白乌鸦不紧不慢地说:“小时候你在山区爷爷家住时,是不是救过一只白乌鸦啊?那就是我族的首领!”

救小鸟的事,木木还真给忘记了,怎么想也想不起来,或许真有救过,那时候的木木心地善良,见不得小动物受伤。

白乌鸦飞了起来说:“我们就不要磨蹭了!走吧!参加完葬礼后,你们还会得到首领的遗物!”

遗物?木木和四横张着大大的嘴巴,白乌鸦已经在前面带路了,两个人不得不跟着前进。

白鸦国显然是另一个时空,它和真实世界就像镜子的内外,这里也是凤凰古镇,只不过没有了人山人海的游人,显得异常寂静,天空中无数的白乌鸦正在飞行,它们全都向着一个方向前进。

“哇哇!”白乌鸦说,“知道你啊知道你!要来凤凰古镇,所以我们就把首领的葬礼放在了这里举行!至于我们是怎么知道你的想法的,哇哇哇哇哇!从你救首领的那一刻开始啊开始,你的一生就和我们白鸦族有了心电感应!”

这只白乌鸦话还真多!

乌鸦族的葬礼是很隆重的,一只乌鸦死去,一般会有几百上千只乌鸦前来哀悼,首领会站在一棵凄凉的老树上,对着月亮发表哀悼词,周围几百上千只乌鸦都不出声,低着头默默地表示对死者的敬意。

白乌鸦显然是乌鸦里面的精灵,白鸦国首领的葬礼,就显得更加独特了!

成千上万只白乌鸦,从世界各地赶来,它们全都落在了镜世界里寂静的凤凰古镇上。

木木牵着四横的手,整个镇子变成了白色的海洋,两个人站在中间显得非常另类,一只白乌鸦躺在广场中间鲜花做成的床上,他的孩子们正在床前啼哭。

“各位!”广场中央一个巨大的雕像上,新一任的白乌鸦首领说话了,声音不大,却似乎有着震颤心灵的魔力,“葬礼开始!”说完,这只白乌鸦展开翅膀,围着广场飞了一圈,然后它又稳稳当当落在了雕像上。

月亮不知什么时候升起来了,朦胧的雾气早已散去,皎洁的夜空飘着几缕云丝,透露出苍凉而又庄重的肃静,雕像上的白乌鸦抬起头,望着月亮,双眼开始闪光。

作为千古流传下来的图腾崇拜,白鸦族对月亮的敬意隆重而又神秘。

月亮代表纯洁,生就是纯洁,死其实更是纯洁。

“哇~~!”那只白乌鸦对天长啸,一股穿透人心的悲伤随着音波四下播散,荡到木木和四横心里,眼泪也不知不觉流出,这是一种难以言语的痛苦,仿佛世间所有悲伤都经历了一遍。

“哇~~~哇哇~!”白乌鸦的叫声波涛一样直上云霄,然后又深深跌入谷底,对于首领的思念被唱成了一首灵魂哀歌,这种感觉在心与心之间传递,每颗心都被浸透的那么透明,没有隔膜,天地都仿佛融为一体。

木木紧握着四横的手,这一刻他们仿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了解对方。

唱哀歌的白乌鸦眼睛更亮了,远远看上去就好象一道光芒射在了月亮上,成千上万的白乌鸦眼睛也亮了起来,它们一起看向月亮,月亮越来越亮,很快,一道巨大的光束反射到了花床上,躺在上面的遗世者,在光芒的照射下渐渐升上天空,向着月亮飞去。

葬礼就在这种庄严的注视下结束,白鸦国的旧首领,渐渐消失在夜空中。

“哇~哇哇~!”站在巨大雕像上的白乌鸦,好象已经收回了魔力,声音也变得很平静,“各位,上任首领的葬礼圆满结束!现在,隆重邀请我们尊贵的客人走上前来,接着要完成上任首领的遗愿!”

在旁边白乌鸦的提示下,木木和四横手牵手走到了广场中央。

“上任首领的遗愿,到底是些什么啊?”木木问。

“马上你就知道!”雕像上的白乌鸦拍了拍翅膀,飞上了天空,“大家还等什么?快来吃啊!”

“啊?”木木和四横对望了一眼,不会是自己被邀请来当成了这群白乌鸦的食物吧?

吃有什么难!只要拍拍翅膀,张开嘴巴就可以完成,广场上成千上万的白乌鸦飞了起来,白色的海洋开始起伏,它们全向木木和四横袭来。

“啊!”四横和木木大声尖叫,一只白乌鸦越来越近了,四横甚至能看见它身上洁白的羽毛。

“嗖!”的一声,那只白乌鸦一下钻进了四横的身体里。

“嗖~嗖~嗖~!”紧接着无数只白乌鸦钻进了四横和木木身体里。

从雕像上飞起来的新任首领白乌鸦,正在天空拍打着翅膀:“哇~哇哇~!尽情地吃吧!将他们两人心中的邪恶、虚伪、以及腐烂的痛苦统统吃下去吧!让最纯真、最美好心永远存活下去!让这一份净化的心灵永远永远为他二人享用!”

其实,白鸦族就是靠吃食人类心里最邪恶的东西为生的,就像现实世界中乌鸦吃腐肉为生一样,它们都是清道夫,如果你为某件事情感动,那就是白乌鸦进了你的心里,将你的邪恶吃去了一部分。上任首领的遗愿,就是要送给木木这一份这个世上最宝贵的礼物,一颗纯洁的心,一个永远美好的灵魂。

至于我们这个故事是怎么结束的?反正木木和四横第二天醒来时,发现自己已经睡在了凤凰古镇宾馆的床上,他们一点也不记得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儿。

在回家的火车上,木木和四横都显得比较沉默,就好象曾经有过什么大事一样,只不过他们怎么想也想不起来。

当时的木木下定了决心,想要将失业的事和欺骗老婆的事向四横坦白,四横却抢先说话了:“没关系,我知道的,你是我老公,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事情,都必须由我们两人一起承担,我支持你,支持你做的一切决定!”说完这话,四横就甜蜜地依偎在了木木的身上。

老婆四横是怎么知道自己失业的?并没有告诉她啊?木木为这个事情想了好长时间,直到今天他也没想明白过。

[ 本帖最后由 阿凯 于 2009-5-22 02:51 编辑 ]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热门推荐

关于我们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南漳热线 ( 鄂ICP备08003019号-2 || 鄂公网安备 42062402000002号 )

GMT+8, 2020-5-28 12:54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Licensed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 & Style Design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