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社区广播台
查看: 523|回复: 0

久远记忆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5-12-28 19:1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问鼎中原 于 2016-1-4 21:57 编辑

一九六七年正是全国******武斗正炽一年。南漳那一年,毫不例外爆发钢派和红派为权力再分配而引发的大型武斗!

      那一年11月16日晚,钢派一举攻破了红派老窝所在地县粮食局。我的一个哥哥当时是一位红派小头目 ,由于双方兵力的悬殊,城破之时,必然地成为钢派的俘虏 。当钢派战士押解红派的俘虏经过我家门口时,我的哥哥在俘虏队伍里,却大叫一声快来救我!
     
      当年的我虽不在这派那派之中,但是,作为弟弟听到哥哥的呼救,当然毫不犹豫挺身而出!但,其结果是苍白无力的,不但没有救下,反而受了一顿训斥!怎么办?尽管现在认为这是一场可笑荒诞的政治游戏,但是,在当时,大家都是以身相许!拿命相搏!性命攸关的大事。找军方!我认为只有找军方才能救他们!

      枪声不时划过不太寂静的夜空。我找到县武装部,向军方接待人员说明来意,就在这时,一队钢派战士巡路过来,当他们听到我们的对话,二话不讲扛起我就跑,他们一扛就把我扛到一个废弃工地上,把我梆在脚手架上。他们问我你找军方报什么信,我说我只是让军方救我哥哥,我也不在什么组织里睐。这时,我看到旁边脚架上也梆着一个人,这个人我认识,他是当时被批斗县长李新的大公子。这样,一直到凌晨三四点,他们出来一个人说把你们转移到另一个地方接受审查,他们检查了一下捆梆我们的绳子,押着我们穿过大街。

      来到大东门搬运站和林业局处,那是钢派老巢所在地。只见这地方人山人海,灯火通明,只听人喊,又押来一批!这我才明白,原来这是关押红派俘虏的地方。只见那些平时扛大活的力工,有的拿起钢枪,来回拉动枪机,有的抡起大棒,见押来俘虏就夯腿!妈呀!我一个小孩子,又不在什么组织中,整天只知道跟人学画,不问天南地北!地老天荒!怎么一下子就成了钢派俘虏?还要先夯腿!腿夯断了以后怎么站着画画写字!那不行,我得跑,我挣脱了绳子,哪人多,我就往那拱,你要夯我腿,总不能夯别人腿,我让你施展不开!这样子,我就在人群中穿,他们抡着大棒在后边追,再后来,我实在没办法脱身,我一下子莫明其妙就钻进了一个大姐姐怀里!这大姐穿着一袭当时很流行的军绿色大衣,想必,那大姐那么晚还在观看阵势,说不定也是那派,这派中人!但是,大姐没有拒绝我,她而象妈妈一样用她的大衣把我的头和腿罩着,我在大姐怀里紧紧抱着她,我仿佛找到妈妈,听到妈妈的心跳,一刻也不敢松手,生怕失去妈妈保护!

      在冷峻路灯下,这一刻其实很短!也静极了!人们大气也不敢出!壮汉抡起大棒怎么也夯不下去,大棒停在空中。人们很快恢复了常态。纷纷为我说情,放了他吧!还是个孩子!壮汉悻悻离去。大姐松开了大衣,我也慢熳松开紧抱大姐的手,我的脸很烫很烫!我的心很跳很跳!我甚至没有来得及看清一下大姐面容,就落荒而逃了!

      岁月苍桑,很多很多事情都己淡忘,唯有这一幕仿佛在昨天!

      后来,再后来,我多次萌发寻找这位大姐的念头。但是,我想,用什么的情能报答救命之恩?没有!没有什么物质能回报。既然这样子,我只有感恩的情,深藏于心底!感恩于上苍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于我们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南漳热线 ( 鄂ICP备08003019号-2 || 鄂公网安备 42062402000002号 )

GMT+8, 2020-9-26 07:34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Licensed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 & Style Design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